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我没主张过版权但也没想过会侵权”

发布日期:2022-08-03 05:32   来源:未知   阅读:

  谭乔在泰安录制完视频节目后接受了本报采访。 记者田汝晔张锡坤王开智摄影报道

  谭乔,被大家公认为《谭谈交通》的灵魂人物。因其节目中“谭警官”的身份,他成为成都乃至全国普及交通法规的“顶流”。可这个能逗笑全国观众的交警,因为这档节目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近日,记者在泰安见到了刚录制完一期视频节目的谭乔。“我想宣传交通安全,跟我是什么样的身份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采访中,谭乔表达了作为交警的使命和创办节目的初衷,“无论走了多远的路,都别忘了初心”。

  关于成都,有一个梗在网上流传多年。“我虽然没去过成都,但我知道去二仙桥要走成华大道。”而这个梗,就源自谭乔主持的这档《谭谈交通》节目。

  2004年5月1日,《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为了更好地宣传交通安全,成都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与成都电视台想联合推出一档交通安全宣教节目,电视台找了很多人来试拍,节目效果都不太满意,当时甚至还有人建议记者去演交警。直到后来,有人推荐了谭乔。

  谭乔在交警队里有点特别,无论是执法现场还是表演小品,他都很活跃。就这样,谭乔开着那辆白色捷达车拉着电视台摄像人员出发了。试镜时,他分别拍了普通话版本和四川话版本,“拍完之后,他们觉得我的角度和这份热情就是节目想要的效果,我就是那块料。”于是,从2005年3月28日开始,谭乔在道路执法过程中多了一位摄像人员,他的执法过程也固定地出现在了每天的电视节目中。

  这一年是谭乔成为交警的第十年。从一名交警到一名主持人,角色跨度并不小。录制节目的这些年,谭乔把自己从“社恐”硬生生逼成了“社牛”。

  交警执法有一套规定动作:伸手示意车辆停下靠边,敬礼请当事者出示驾照,再根据规定进行处罚、开罚单,最后请当事者签字。但谭乔不一样,除了规定动作之外,他还要和他们好好“聊一聊”。

  没人相信谭乔有社交恐惧症,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地知道。“这不是演戏,被执法的当事者并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所以,一镜到底的执法场面一度是不可控的。

  谭乔试着和当事者聊天,“你从哪儿来,你家里几亩地,家里几口人……”聊着聊着,他们就聊开了。并不是每天播出的节目都能幽默且好看,谭乔能做的就是把状态发挥到最好。节目中频频出现的金句和段子,是他慢慢练习和琢磨出来的。谭乔甚至还专门看了演讲学书籍、唐诗宋词和一些网络段子,努力让自己多些镜头感和幽默感。

  闯了红灯他会说,“你前脚一迈,后脚一收,这一趟你就过去了。你前脚一迈,后脚来不及收,你这一辈子就过去了。”当拦下一名开车抽烟的司机后,他便说起“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见你也是一表人才,骨骼惊奇”……

  于是,谭乔逐渐习惯和适应了日常的拍摄,他不再紧张了。时兴的段子、音乐、金句他也能运用自如,凭借幽默有趣的风格,《谭谈交通》逐渐积攒了不少人气,口碑和传播度一路高升,谭乔也慢慢成为成都乃至四川家喻户晓的“谭警官”。

  作为一档日播节目,披星戴月成了谭乔和摄像师的工作常态。辛苦和劳累是必然的,可谭乔乐在其中,因为他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以前,节目除了在电视台播放,谭乔还有一个专门的网站用来宣传这档节目,全国各地的第一批粉丝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慢慢有的。彼时网络还不发达,但谭乔自己掏钱租了每年几千块钱的网络服务器,“我也没有任何一分赢利,就是为了宣传它。”

  节目流程看似并不复杂,每期播出时长5分钟左右。节目里的谭乔身穿警服巡逻,看到违反交通规则的市民,就上前执法、劝阻,顺便进行普法。普法过程本身是枯燥的,但谭乔总能找到有意思的人和不一样的故事,因为他把大量时间花费在找寻和沟通上,意外和冲突是做节目最需要的。在3000多期《谭谈交通》中,谭乔随访的市民不下千位,节目里有笑点,也不乏泪点。

  交警的工作关乎每个人的生命,所以谭乔总觉得自己也得讲点人情味儿。有时候多问几句背后的原因,能让罚款显得不那么冰冷,尽管按照规定,这并不是一个交警应该做的事情。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片段是“福贵大爷”,大爷运送木材时存在交通安全隐患被谭乔拦下,父母双亡,妻儿早逝,只有患智力障碍的弟弟和一条老狗陪着他,但他乐观地说:“往前看。”谭乔还遇到过四个男人窝在汽车后备厢打麻将,一名卖气球的小哥说“老婆到别人家里去了”,可对待生活依然乐观。在节目里,谭乔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次我就不罚你钱了”,很多人也认为他是“不太像警察的警察”。

  这档节目让谭乔感受到了更多的人生百态,他也试图把许多普通人的生活展现在观众面前。“《谭谈交通》真实反映了成都市民十多年前的生活状态,它是真实且接地气的一个节目”。

  节目摄像师走马灯似的换了一拨又一拨,而镜头里的执法交警始终是谭乔。有些摄像师跟着谭乔跑了几天,他们就撂挑子走了,“干不下来,你这个活儿太难了”。

  2018年《谭谈交通》停播,成为谭乔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分水岭。节目录制了13年,占谭乔交警生涯的一半时间,“我没有在混吃等死,始终是全勤”。

  谭乔觉得自己是个“人来疯”,当他遇到一个特别能聊的当事者,那种你一言我一语的状态也随之而来。可随着市民交通意识的提高,日复一日的节目录制让谭乔想破了头,他开始迷茫,因为碰到的现象和当事者越来越平淡无奇,“今天能抓到谁?节目还能录制上吗?如果找不到人怎么办?”谭乔的状态不如从前。

  另外,模糊的身份感让他一度陷入焦灼。有一年,谭乔被评为电视台“金牌主持人”,奖励了他一笔钱。公安局领导研究认为这个评选是对他的鼓励,谭乔便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分批收到了这笔奖金。

  不过,自此之后,电视台下发文件规定外面人员不再参加评选,谭乔认为针对的就是他,“外单位只有我一个人评选过”。

  那自己到底算不算外面人员呢?他参加过本地电视台好几回春节晚会,和其他演员一起演小品。演出完毕电视台发放报酬时,并没有谭乔的份儿。对方告诉他,谭警官是这里的主播。

  谭乔回想着,交警的待遇和福利算是不错的。警察的一日三餐都可以在单位吃,但由于录制节目的需要,谭乔通常是从早上天不亮就起来,熬到深更半夜拍摄剪辑,有时候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这样常年在外奔波录节目,谭乔和同事们的关系早就生疏了。谭乔不禁自问:我到底是什么身份?

  于是,谭乔回到单位办公室,做一些简单的内勤工作。工作内容无外乎每天接打电话、打印文件、记录会议内容。在后勤工作的日子总是平静得没有波澜,“我总调侃自己像个仓库管理员”。

  让他稍有心理安慰的就是电话那头有市民听出了他的声音,亲切地叫他一声“谭警官”,可总有人不断地问,“你为什么不播节目了?”谭乔苦笑着,说不出答案。

  “大家好,这里是《谭谈交通》,前方路口是黄灯,有两辆车子开了过去。”2021年12月2日,全国交通安全日这天,谭乔在短视频平台更新了一则视频,收获了过百万的播放量。

  于是,那些备份在硬盘里13年的影像资料,被谭乔翻了出来,他把过去一些节目的片段传到网络上,有人还为《谭谈交通》整理了合集,持续更新了一千期。

  谭乔尝试转变风格,他试图探访节目中出现的一些人,与他们进行一场会面:2021年4月,谭乔在川东小城的村子里找到了“福贵大爷”,十年过去,大爷成了家,有了可爱的女儿,只是那只狗不见踪影,他的后续让无数网友为之动容。

  今年3月25日,谭乔经过多方寻访与“气球哥”再次相见。谭乔一下车,“气球哥”一眼就认出了他,和他打着招呼。“气球哥”的“宝马”换成了一辆共享单车,在200块一个月的出租屋里,我们看到了“气球哥”真实的生活。

  谭乔很快在全网再度走红。这些不断更新的视频,也给了他和《谭谈交通》第二次生命。如今,谭乔更喜欢大家叫他“谭Sir”。

  可谭乔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7月10日,他发布了一条微博称,《谭谈交通》被成都游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全网索赔数千万元,涉及视频被全网下架。这档节目的版权到底归属于谁,也成了全网热议的焦点。当天下午开始,他的手机几乎快被“打爆”,全国各地的律师蜂拥而至,他们都想成为《谭谈交通》侵权争议案件的代理律师。

  相较于一些网友的愤愤不平,谭乔一直觉得自己有点蒙。他给这档节目的定位是“公益的、具有新闻时效性的、口诉马路脱口秀类型的交通安全宣传视频”,他没主张过版权,但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侵权。

  “从一开始我和电视台就没有口头或书面的协议。”谭乔之前从没考虑过版权的问题。对一名交警来说,执法和宣传的最终目的是把交通安全的理念传递给大家。“现在打开B站搜索,只有一个账号在发相关视频。”谭乔不解,这种结果应该不是大家想要的风评和口碑。

  谭乔现在还有一个身份——四川省道路交通安全协会副秘书长。他还做着自己最擅长的事——宣传交通安全。曾有人问过他,还愿不愿意干这行,不少人劝他能发挥光和热,就要继续干下去。

  从去年开始,谭乔就在积极筹划两件事,一是成为一名自媒体从业者,通过短视频平台进行普法;另一件事是建立儿童助残基金。谭乔一开始并不知道流量激励机制,后来有粉丝问他,视频这么高流量肯定赚了不少钱,谭乔并没有拿到钱。他跟公益平台签订了相关长期捐助协议,将视频激励所得以及部分直播的礼物收益,除必要开支外,都进行了妥善处理。

  不过这一次,对谭乔来说,不管自己作为谭乔本人还是谭警官这个身份,只要能做交通安全宣传这件事,他已不再介意。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