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疫情下的上海封控社区:为了救助生命为了不留遗憾他们想方设法“

发布日期:2022-08-04 00:08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疫情下的上海封控社区:为了救助生命,为了不留遗憾,他们想方设法“架桥”

  仿佛一瞬间,街道、社区都安静了下来。然而,这样的安静之下,也有一些特别需要被听见的焦急的声音,他们是此刻身患急、重病的居民。当如常的就医体系被疫情和封控打破,他们能否在特殊情况下得到及时救助?

  在这两日的采访中,记者记录了一些被成功救助的个案。参与救助的人,从邻居、居委、街镇一直到市区医疗和相关部门。它们的经验模式,或许能有所启发。但很多救助者都说:“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力所能及的部分,对于更庞大的居民就医需求来说,可能还是不够。”

  “怀孕的妻子晚上突然腹部疼痛,头晕乏力,还有出血。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请大家帮忙想想办法,谢谢!”

  浦西新一轮核酸筛查前夜,宝山区月浦镇新月丽苑社区封控楼栋群中,居民张先生发出紧急求助。消息发出,庆安五村居委书记苏燕立刻启动了社区应急就医流程,并随即带领楼栋党员志愿者来到张先生家查看。

  90后志愿者黄越华是华山医院实习护理人员。征求居委同意后,他以最快速度穿好防护服,通过安全通道跑到楼上张先生家为余女士测量了呼吸、脉搏、心率等生命体征。面对脸色苍白、疼痛难忍的余女士,黄越华凭借医学专业知识判断,余女士很可能是宫外孕破裂内出血,需要马上到医院手术进行止血治疗。

  经过与宝山区防疫部门的积极沟通,在依照防疫要求、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党员志愿者潘东华、曹仁海协助余女士和丈夫带好随身物品下楼,由社区民警开车将余女士夫妇送至距离小区最近的中冶医院进行救治。黄越华也随车一同前往,在赶往医院的路上继续关注余女士的情况。

  情况紧急,中冶医院救治团队在病患到来后马上争分夺秒进行手术,术后再为其办理住院手续。经检查,余女士被确诊为宫外孕2个月,送来时血压上压骤降至80,B超显示出血情况。“幸好送医及时救治,不然会有生命危险。”术后,医生告诉家属,病人需要先在医院休养,一周后可以出院。听到妻子平安的消息,张先生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4月1日上午,张先生向居委致电表达感谢,“昨天晚上情况太紧急了,多亏居委、邻里志愿者和社区民警的通力救助,才让我妻子能那么短的时间里到医院手术。”张先生说,上车前,居委干部还贴心了准备了一份简易物资包,让夫妻俩在医院过夜时派用场。“等妻子出院,我们一定要当面向大家表达感谢!”

  “我的胰岛素快用完了,没胰岛素我明天都不能吃饭了!”4月1日上午8时,通州居民区的王阿姨焦急地打通了嘉兴路街道的生活服务热线电话。

  王阿姨日常需要每天注射胰岛素,但4月1日前几天她所住的小区就已处于封控状态。3月31日,王阿姨联系了居委会,可代办的志愿者配药经验不足,将同一厂家两种外观相似的胰岛素搞错了。“我要打的是精蛋白重组的那种,今天早上给我送来的这个用不了。现在我自己原有的胰岛素只够今天的了。”

  通州居民区书记肖秦向街道保障队联系了这件事,并附上了居民两种药的对比照片。由于4月1日开始的封控,居委已没有多余力量去为王阿姨再次配药。

  嘉兴路街道生活保障组闻讯,立刻派出送药小分队成员前往小区,从居委处拿到了王阿姨的医保卡。小分队成员高彩萍,仔细比对了王阿姨原来的空药盒照片,第一时间联系了中西医结合医院,确认医院药房有这一款胰岛素后,骑车赶到医院购买这款药。购药过程中,为了避免再次发生配错药的情况,她拿着原来的药盒反复比对药品名称成分,连药品的每剂净含量是否一样都要弄清楚。

  确认药品无误后,送药小分队火速赶回居民区,把新配好的药送到小区,通过居委转交给居民。居民王阿姨拿到正确的药后,这一急用药的需求成功顺利解决,送药小分队终于放下心来。王阿姨隔着小区围墙,向送药小分队挥手致谢。

  据介绍,前期,居委已对特殊人群就医用药需求开展排摸,提醒居民网上平台提前定购常用药品。封控期间,为应对紧急用药情况,街道以网格化片区为单位成立5支志愿服务保障小分队。其中,“天使小姐姐”保障队,由街道服务办15名工作人员在特殊时期原地完成角色转变后担任。居委将医保卡和药品需求清单送至小区门口,交由天使小分队“接力”,就解决了送药“最后一公里”问题。街道还联系安排四个药店提供居民配药服务,并协调可以使用医保卡。

  3月31日晚上10时,杨浦区大桥街道某小区一幢居民楼里出现了阳性感染者的消息传到了居委书记陆铭的手机上,这让他十分担忧。

  “楼内有两名需要血透的居民,此前我们已经帮他们联系好了第二天的车辆,但突然出现阳性感染者后,普通车辆无法承担转运工作。”陆铭连夜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联系,开出闭环转运单。

  4月1日上午8时,120负压救护车来到小区门口,接送两位居民到了定点医院。9时,他们做上了血透。

  大桥社区是一个大型老社区,目前正在封闭管理中的“阳性楼”有50多栋,其中需要日常做血透和化疗的居民约260人,尤其是尿毒症患者,平均每两天就要做一次血透。

  按照以往“阳性楼”的管理手势,有就医需求的居民向居民区提出后,由社区卫生中心帮忙申请负压救护车,转运居民到定点医院,全过程闭环管理。“但目前负压救护车的运量不足,排队时间长。”杨浦区大桥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徐涛告诉记者。

  为此,大桥街道决定主动跨前一步,由街道租赁车辆和司机,请社区卫生中心医生对司机进行专业的防护服穿脱和消杀培训,司机穿防护服上岗。每次接送完“阳性楼”的人员以后,再统一进行专业消杀,保证车辆内部环境安全。

  4月1日凌晨,大桥街道开始筹划方案。4月2日,两台转运车辆正式上岗。经过优化后的“阳性楼”居民就医流程变为,急症病人或家属提出申请,由大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保科负责协调车辆,第一时间将居民送到定点医院,并在楼下等着居民做完治疗后,把他们送回家。新上任第一天,转运车已经接送了两位居民到医院做血透,其中有一位90岁的老人。

  对于没有“阳性楼”的小区,社区会为急症居民开出就医证明和出入证,居民可以乘坐自己的私家车送医。考虑到大桥街道的老年居民较多,街道还专门租赁了两辆普通转运车,每天往返奔走医院和社区,保证居民的紧急就医需求。

  4月1日晚11时,贺红刚把第二天上午的外出就医时间表安排好,就接到了居民区打来紧急电话。“有一户居民的家人在医院情况急转直下,医生出了病危通知书,家属需要去见最后一面。”居民区联系人在电话里急匆匆地说。时间紧迫,贺红立即安排车辆把这户居民送到医院。

  贺红是杨浦区发改委的一名科员,这段时间她在新江湾城社区当志愿者,和同事们一起在街道办公室里“打地铺”。她所负责的是一个40人的急救队,每天对接新江湾城街道21个居委会,安排车辆接送有急病重病的居民外出就医。

  “从4月1日开始,我们就向社区发放了就医需求调查表,排摸从4月1日到5日期间有血透、化疗、产孕妇产检和精神异常病人就医需求的居民情况。”21个居民区陆续报上来,汇成一张总表。

  每天,她提前把第二天的就医情况和21个居民区负责人一一对接、细化,确认居民第二天是否要出去、定点医院的位置、预约就医时间等,再根据全天的就医需求,安排车辆和出车时间表。

  密密麻麻的居民就医需求表上,每天都有20多个名单。贺红把排好的司机信息发给居委会负责人,再由他们和病人联系,司机准点把病人送到医院后,在楼下等着,把居民接回小区,形成一个闭环。

  急救车队有40多名司机,40辆就医保障车队有的是机关工作人员自己的车,有的是租用车辆。为了保证患者安全,急救队给一个患者安排一辆车接送。

  除了血透、化疗等常规就医,急救队每天会遇到突发情况。“有居民突发骨折,有被动物咬伤,有的头被撞破了……一天下来居民的电话是不停的,各种情况都有。”贺红总是手机不离身。“每个信息对每个家庭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我一点不敢怠慢。”

  宝山月浦长春村,老党员、志愿者沈惠群原先每天都会去宋小弟家中看望。宋小弟今年75岁,是一位独居老人,生活条件比较困难,患有小儿麻痹症,只能坐轮椅行动。

  村宅封控后,沈惠群第一时间想到了宋伯伯,“平时居家上门服务的工作人员进不来了,他一日三餐吃饭怎么办?”经过协调,村里联系了村内外来务工人员小王为老人做饭,沈惠群和另一名志愿者轮流负责将饭菜送到老人家中。

  沈惠群还帮宋老伯打扫卫生、整理家务。每次医务人员上门做核酸采样前,沈惠群都会提前到老人家里,在手机上生成好登记码,协助老人做好核酸。“他年纪和我父亲也差不多,平时一个人住,需要我们多关心一点。这么多年下来,我们相处得很融洽,他也很信任我。”

  沈惠群对宋伯伯的日常用药情况十分了解。村宅封控后,她把宋伯伯的用药需求汇报给了村委。通过月浦片区防疫医疗救治保障群,村委联系上了月浦地段医院沈巷片区医生,为宋伯伯和其他慢性病患者提供了代配药服务。4月2日中午12时,经过多方接力,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的宋老伯常用的阿卡波糖胶囊、阿司匹林肠溶片等药品及时送到了村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